公示公告 | 通知 | 声明 | 投诉 | 建议 | 信箱
首页 > 房县文化 > 房县文艺 > 正文
 
    
挂榜岩
 
时间:2017-08-21 15:40:00来源:今日房县网 [进入今日房县数字报]

● 刘谷一


一个夏天,我们一行五个朋友去看挂榜岩。它,是房县境内野人谷镇的一块高大的山岩,像刀削一般,如榜垂地。

鄂西北的山,经过冰川的造山运动,山势是千姿百态的,很诱人。诸如有谷城南河的马肺岩、付家寨的玉带山、茨河的白虎山。马肺岩,说的是周文王巡查南河,驭马坠崖的地方。玉带山,说七仙女,下凡遇上牛郎的事。白虎山,说的是白虎与青龙争食江鱼的传说。真真假假,人们富于它奇特的想象,说的都是天庭王朝那点事儿。其实,它也蕴含着人们改变现实生活的一种神圣意念。

这偏僻的山野,是不是有周文王策马巡山?有姜子牙挂榜荐才?谁都说不清。

传说,总归是传说,是一种神话。而挂榜岩,历史上,真有其事。有人说,是唐朝庐陵王李显招贤纳士的地方。其实,也就是武周皇帝武则天第三个儿子李显流放的地方。

要说,这皇三子李显,本事不大,弄个皇位,屁股还没坐热,就说起了胡话。母亲大人一生气,他就丢了官。嗣圣元年(684年),李显继位,在任用辅臣裴炎与皇亲韦玄贞,出现分歧。两方意见不一,李显大怒:我就是以天下给韦玄贞,也无不可。社稷大事系一身,黎民百姓居一庭,自然不是一句气话解决的事。李显如此分不清国与家的轻与重,只有灰溜溜地来到房陵,在这个穷乡僻壤,醒醒他的脑子。

如果不是亲眼所见,在这鄂西北的巴山峻岭中,我一直认为,流放,自然是荒芜之地。是愚昧、贫困与闭塞的寓所。或许,满目尽是炊烟袅袅,鸡犬狗吠,老林障目,老死不相往来。

当我们这些走南闯北的江上人,见到这一片山野、河谷和山岩,脑袋瓜子那点陈腐的想法彻底改观了。你不能不感慨:好一个清幽之地,好一个世外桃源。这挂榜岩,如天坠宝塔,约五丈有余,其间,绿树点缀,伸手蓝天,脚踏大地,天地人,三者合而为一,乃三仪之地。天地君亲师,山岩上,绿幔森森,叶哨萧萧。山岩下,沟壑溶洞,泉水渗渗。房屋,犹如女子出浴一般,墙如粉面,瓦如黛眉,躺在幽静的山谷里,看云淡风轻。山路,好比一条绶带,随意地系在腰间,拂过山谷,穿过林海,显得优雅惬意。有人感慨,长恨春归无觅处,不知误入此中来。

我想,流放者,不亏为皇室子弟。这里的民风,尚有一些皇室的气息,有一些宫闱的优雅。就像房县九道乡农民杨家管唱的民歌《年年难为姐做鞋》,他唱:关关雎鸠(哎)一双鞋(哟),在河之洲送(哦)起来(咿哟),窈窕淑女(哟)难为你(耶),君子好逑大不该,(我)年年难为姐(哟)做鞋(咿哟)。房陵与王畿,是如此接近。

随行的房县朋友说:“这没啥奇怪的。我们就是诗经之乡。湖北正打造鄂西北生态旅游圈,十房高速开通了,老百姓的日子更好喽。”

山如一幅画,民撷山中宝。挂榜岩下的农家,主人拿出他们自酿的房县黄酒招待我们。

主人说:“酒,就是掬山泉,蒸糯米,酿造的。”朋友问:不是地封的吧?主人的妇人,显然知晓客人的忧虑,插话说“不是。”因为如若地封黄酒,喝时绵甜可口,喝过一出门,见得山风,会醉的。这一醉,就醉得三天头重脚轻。朋友说,有一外地游客来到挂榜岩,不识黄酒的厉害,饮酒时,来者不拒,自然是酩酊大醉,卧于地榻。几个小时后,醒来,见一只小猫也醉在枕前,说:我都没喝醉,你怎么喝醉了呢?如此编撰,你一言我一语,侃罢,大家会心一笑。只说好酒哇。

挂榜岩,是杖石,更是醒石。人间有万物,万物皆有诱惑。一个人,是甘于沉浸其中,还是慎而独自清醒?是关系成败的至真哲理。就像多亏有了挂榜岩,让李显选贤任能。这李老三,才得以重新回到洛阳,坐上了他曾经失去的位子。挂榜岩依然耸立在那里,我走出山谷,走出农家院的篱笆墙。山风,依旧这样吹过,它爬上山巅,仿佛要看看这山川中,人们在争执着什么?导游介绍说,挂榜岩,在县城的南边,高山地区。往南,是神农架,往北,是秦岭……山风是清爽的,山水是清澈的,山色是黛绿的。她的话,像溪水咕咕地流着,我似听非听,有点醉。


责任编辑:毛俊杰 今日评论:
新闻评论
正在加载评论列表...
评论表单加载中...

更多资讯欢迎关注今日房县微信公众号
1、打开微信——发现——扫一扫,扫描左侧的微信二维码。
2、打开微信——通讯录——右上角“添加”,搜索关注jinrifangxian今日房县

点击进入专题  

[ 本站声明: 版权所有,转载请注明出处。]
   在线阅读:《今日房县》 rss订阅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房县风光
 

  • 美丽房县风光无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