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版 加入收藏

当前位置:首页 >> 部门乡镇导航 >> 县直部门 >> 十堰市生态环境局房县分局 >> 新闻动态

秸秆“烽烟”难熄,再利用难在何处

  • 发布时间:2019-12-20 10:04:00

      “烽烟”难熄,各地露天焚烧秸秆时有发生,既浪费资源,又污染环境。

     国家支持以秸秆为原料,发展生物质能产业。然而,从前期试点来看,发展并不理想。2015年以来,中央财政资金以投资补贴的形式,在全国支持了64个生物天然气试点项目。据多位业内人士介绍,其中仅有约三分之一建成运营,实现满负荷、长期稳定运行的不足10个。

      从秸秆到生物质能,农村废弃物实现规模化再利用,还要迈过几道坎?

      三大难题待解

     一是归口不明确,政策落实难。不少业内人士反映,目前生物质能在行业监督管理、标准体系建设等方面,还未形成一套完整的机制。加之,各地产业政策差异大,缺乏行业标准、质量监控、认证体系。有业内人士坦言,有时连他们自己也说不清自家企业到底是能源企业、化工企业,还是危险化学品企业。

     山西能投生物质能开发利用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张宇说,生物天然气是一种资源综合利用新型产品,与《资源综合利用产品和劳务增值税优惠目录》里的“农林剩余物及其他”的“综合利用的资源名称”相符合,但由于没有明确列入,所以难以享受到增值税即征即退的优惠政策。

     二是农村地区缺乏完整的秸秆收集、运输、储存及供应体系,导致原料成本高、收储难。“收集秸秆首先要打捆,需要投入人力、设备,其次要装车,但老百姓的农用车辆大多没有牌照,还要在村口换装到有牌照的大车上。”张宇说,初步核算,生物天然气的成本为每立方米2.6元,其中,以秸秆为主的原料成本就接近一半,每吨200元以上。在原料成本里,六至七成是运输成本。

  中国农业大学教授程序表示,生物质能本身具有总量巨大但产地分散、季节性强的特点。在我国农村地区,这一特点更加突出,原料收集依靠人工和小型机械,运输依靠通用运输工具,缺乏专业化的原料收集、运输、储存及供应体系,收储效率低,难以满足生物质能规模化利用的需要。

   三是国内生物质能产业发展起步晚,基础研究薄弱,源头创新不足。一些发达国家在生物质资源利用和装备制造领域,居于领先地位,并占领了产业主导权。许多关键技术和关键设备依赖进口,导致产业成本高。以山西能投今年4月投产的一个项目为例,仅德国进口设备就占到了项目建设总成本的40%左右。

     需政企合力突围

     推动生物质能产业发展,推进秸秆等农村废弃物治理,需政企共同发力。

    从政府角度看,首先要明确生物质能产业的发展定位。多位业内人士表示,生物质能行业涉及养殖业、种植业和能源行业,应从环境保护、资源综合利用以及生态文明建设等方面统筹规划和加强协调。

   其次,要完善农村废弃物收储运体系,加强农村环保投入和监管。长期以来,农村垃圾治理呈现“九龙治水”局面,爱卫办、住建、环保、畜牧、农业农村、林业、水利等部门各管一摊,容易导致投资分散、重复建设。同时,不少地区农村环保投入基本为零,亟须加大投入,完善治理。

   再次,要精准出台补贴政策。目前,国家能源局正在酝酿制订生物质能供热、生物天然气方面的后端补贴政策。业内人士建议,要围绕原料收储和产品利用两端,精准出台补贴政策,降低生产成本,增强获利能力,提高企业持续投入的积极性,保障产业健康有序发展。

   从企业角度看,要立足市场需求,创新发展模式,大力拓宽产业发展途径,建立现代化产业体系。未来,生物质资源利用要走综合化、高值化的路径,紧紧围绕城乡一体化发展、乡村振兴与污染防治,不断加大科研投入,提高农村废弃物综合利用的有效性和经济性。

   比如,在推进规模化利用的同时,可因地制宜探索分布式的秸秆利用路径。半月谈记者在山西省长治市上党区采访时发现,当地立足乡镇,建设覆盖周边8公里至15公里的小型农村垃圾资源化综合处理项目,自主开发多项专利技术,实现秸秆就近处置,大幅减少了中转费用。(半月谈记者 梁晓飞)

打印收藏关闭